微软与Nokia的交易内幕

微软与Nokia的交易内幕

「我们聊聊吧?」

这是微软 CEO Steve Ballmer 在一月下旬,打电话给 Nokia 董事长 Risto Siilasmaa 的开场白。当时是微软总部 Redmond 的早晨,Nokia 所在地芬兰的晚间。这场对话仅持续了 5 分钟,双方就达成了在即将于巴塞隆纳举办的全球移动大会上会面的决定。

言辞虽短,意味深长。

儘管两家公司存在很强的合作伙伴关係,但以 Ballmer 为代表的许多双方人士都开始对 Windows Phone 的缓慢发展表示堪忧。事实上,微软和 Nokia 双方都为各自旗下手机品牌以及 app 开发投入了可观的经费。而双方的工程师团队却无法达成密切合作,在某些领域甚至各自做着重複的工作。其结果就是,Windows Phone 的市场佔有率仅仅为一位数。这种情况,让微软在 Google 的 Andr

oid 和苹果的 iOS 对行动市场的高佔有率面

前,被渐渐边缘化。

更严峻的是,如果在销售业绩上萎靡不振, Nokia 作为一个独立企业的未来将备受质疑。目前其在股票和财务方面的表现已经出现颓势。投资者关心的关键问题在于, Nokia 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会不会下滑的更快。而微软方面更担心的,则是这样低迷的态势会最终将 Nokia 推向 Android 阵营。而这对于 Windows Phone 的未来是不可接受的。是时候从新审视两大企业的关係了。

在交易达成之后,据双方公司相关的消息,这次交易方案的达成耗时 8 个月,经历了无数次跨越全球的高层会议。这期间的对话并非一帆风顺,几度频临谈判破裂的边缘。最后的成功要归功于一系列的坚持,包容的人格魅力,还有一个意外介入的玻璃茶几。

微软与Nokia的交易内幕

巴塞隆纳的 Rey Juan Carlos 酒店

随着巴塞隆纳全球移动大会的临近,双方团队都试图对合作关係做出评价,并寻求进一步的解决方案。在巴塞隆纳的 Rey Juan Carlos 饭店,Ballmer 与 Siilasmaa 进行了一小时的长谈,讨论了各种方案。其範围涵盖了从对现有合作关係的轻微调整,到

进行更深度的商业合作乃至合併。

在这次会面之后,Siilasmaa 与 Ballmer 各自引荐了双方公司的数位高层,以求进一步探寻潜在的方案。在意识到对话的最终方向可能会走向收购谈判后,Siilasmaa 与 Nokia 董事会便开始审视他们所有可能的选择——也就是说,还包括了非微软的收购方案。

接下来就是包括双方公司高层的拉锯谈判。根据与双方企业都有紧密联繫的消息人士透露,本週一最终宣布的交易结果可以追溯到那次巴塞隆纳的会面,以及其后紧接着的三次集会。

对这桩代号为金牌工程的收购案,微软内部命名为 Edwin Moses。而 Nokia 则採用代号 Paavo Johannes Nurmi。

然而交易的达成却比短跑中的障碍多的多。

4 月 22 日, Nokia 与微软相会于 Nokia 的外围法律公司 Skadden Arps Slate Meagher & Flom 位于纽约的办公室。 Nokia 的代表为董事长 Siilasmaa 和 CEO Stephen Elop,以及其内部首席法律顾问 Louise Pentland,还有首席财务官 Timo Ihamuotila。

微软方面的核心人物为 CEO Steven Ballmer,W

indows Phone 部门总监 Terry Myerson,时任 CFO Peter Klein,以及长期法律顾问 Brad Smith。

在 4 月 22 日的会议中,Smith 因为要在华盛顿特区为国会移民改革案提供证词而无法及时赶到。他本希望能够在对话开始之初抵达,但无奈作证过程比预想的要长。Ballmer 不得不通过电话与他进行沟通,而 Nokia 方面的法律顾问 Pentland 也以简讯与他联繫。

当他最终抵达会场的时候,谈判已近乎陷入僵局。微软已经出手,事实上抛出了收购的意向。而 Nokia 正在準备做出回应。在双方重新开会前,Smith 仅能与微软团队沟通 30 秒。

会议重启,Siilasmaa 冷静有礼的花了 10 分钟来陈述双方在估价上的差异是天差地别的。Ballmer 表示了解对方的立场。

在此之后,双方决定会议无需继续进行。在会议室中又讨论了 10 分钟之后,Smith 与其微软同僚便前往机场。这或许是 Smith 经历过最短的纽约历程。

儘管会议结果陷入僵局,Smith 还是建议其同僚们一天后重新审视一下谈判内容。在 Nokia 方面,也有人表示双方的差距或许并没有表面上那幺大。或许僵局的形成错在过早的谈论价格,尤其是 Nokia 的很多业务微软可能还未完全理解,因此未能作出合适的估价。

第二天也就是 4 月 23 日,Siilasmaa 发了一封简讯给微软 CEO Steve Ballmer,讨论双方是否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。而 Smith 与 Pentland 也决定会晤,釐清双方天差地别的鸿沟究竟在哪里。

据可靠消息,一系列的电话会议将双方拉回了谈判桌。双方决定在 5 月 24 日会面。这一次是在微软位于伦敦的外围法律公司 Simpson, Thacher & Bartlett 的办公室。

5 月 24 日,双方碰面展开谈判,在一些方面双方开始有达成共识的苗头,但仍有些问题僵持不下。直到晚间,大楼里仅剩下微软和 Nokia 的人员。双方各自佔据楼层的一边,仔细研究对方的主张。

就在 Ballmer 与 Smith 走回会议室的时候,Ballmer 本来走在 Smith 的左边。但忽然之间,伴随着一声尖叫他就不见了。那种强有力的尖叫只能是来自声如洪钟的微软领袖。那声咆哮震动了 Nokia 团队,他们以为是他们的某条建议惹恼了 Ballmer。然而那些微软员工则是一头雾水。而后他们听到人员奔走的声响,令人略感不安。

事实是,Ballmer 因为没看见眼前的一个透明玻璃茶几而被绊了个大跟头,前额眉毛之上撞破了一个大伤口。两名微软警卫人员跑去寻找急救包。最后,Myerson 发简讯通知 Nokia 团队究竟发生了什幺。Ballmer 一边接受包扎,一边与跑出来查看他伤势的 Sillasmaa 和 Elop 交谈。

之后双方团队共进晚餐,只是 Ballmer 的脸上多了一个大绷带。就在双方在第二天早上返回会场之际,「肇事」茶几已经从楼层大厅的中央移到了一个窗台下。到了下午,就被彻底移走了。

但谈判依然举步维艰。一个很僵持不下的争议点是: Nokia 的地图业务。Siilasmaa 认为这项业务对于 Nokia 继续作为一家企业是至关重要的。而微软也坚定的认为,必须掌握定位技术才有机会在行动市场取胜。

为了解除僵局,Smith 和 Ballmer 亲自飞至芬兰,于 6 月 14 日週五下午抵达。他们在位于 Nokia 公司以西 30 公里的小镇 Batvik 内,一个 Nokia 拥有的宅邸中会面。这里曾经归属于俄罗斯军方,拥有桑拿房、游泳池、狩猎屋,还有一个老火车厢房子。距离知名的冬泳海滩很近。

微软团队与 Siilasmaa 和 Elop 历时数小时,沟通了谈判中的难点。会议并未达成一个结论,但是双方都同意在此基础上继续进行。在一顿传统的芬兰式宴会之中,话题从合作关係转移到了美国国家安全局还有震动世界的 PRISM。下午 4:30,Ballmer 和 Smith 踏上了返回美国的飞机。起码 Smith 在芬兰停留的时间比上一次在纽约略长。

随着 7 月来临,双方都决定是时候审视交易是否能够达成了。如若不然,则选择其他的方案。Pentland 联繫到 Smith 并提议会面。但当时双方都过于忙碌。微软高层正在专注

于 MGX,即每年七月第二週的年度销售峰会。而 Nokia 也在忙于敲定收购西门子网路装置部门的交易。

双方最终同意在 7 月 20 日会面,又回到了纽约。同时他们决定会议仅限八名关键人物参与——即微软方面的 Ballmer, Myerson, Smith 及 Hood, Nokia 方面的 Siilasmaa、Elop、Pentland 及 Ihamuotila。在筹备会面的一周前,微软高层一边研究 Nokia 的条件,一边还要兼顾 MGX 的职责。参与 Nokia 收购案的四人小组通过电话会议进行沟通——Smith 与 Hood 坐镇微软总部,而 Ballmer 与 Myerson 远在亚特兰大。

当他们重聚纽约之时,地图业务的问题还是没有取得突破。Ballmer 对于无法提供一个解决方案感到非常挫折。他将微软的 app 比喻为油桶,而 Nokia 的地图数据则是原油,二者缺一不可。而微软并非唯一需要原油的油桶。 Nokia 希望能够为更广泛的合作者提供地图技术服务,这包括了与之竞争的手机企业,汽车以及其他设备製造商。而微软则只是希望能将地图业务应用于它的手机、平板、电脑以及网页中。

而谈判的最终结果表明,或许他们并不需要搞这种分裂。因为地图业务作为软体,双方可以共享程式。 Nokia 可以保留智慧财产权。而微软可以获得「等同于所有权」的权利。也就是说本质上微软不仅可以使用 Nokia 的地图数据,还可以对程式做出其所需的修改。Ballmer 和 Myerson 通过电话与微软线上业务总监陆奇沟通,以确认这是否可行。

他认为没问题。

Siilasmaa 在纽约闻讯后找到 Nokia 地图业务总监 Michael Halbherr,获得了同样的认可。在纽约会议的最后,Ballmer 与 Siilasmaa 友好握手,儘管在当时他们仅就幻灯片上的一些原则问题达成了初步共识。在其后的数週内,法律与商业部门致力于将幻灯片上的概念落实为条款。双方都竭尽全力,期望在 9 月 3 号之前能够达成决定性的共识。

为了达到这一目标,双方团队每天会面,以决定哪些问题需要上报给由 Hood、Smith、Pentland 以及 Ihamuotila 组成的四人小组。最终结果并非简单的一纸协定,而是包含了一系列专利协议、商标权,出售手持设备业务以及经历激烈争论达成的地图业务协议。

这一切还在进行的时候,微软又发生了另一个大变动。在一系列複杂事件之后,Ballmer 决定从微软 CEO 位置上退休。就在对外宣布之前,他打了电话告知 Nokia 的 Siilasmaa 和 Elop,并徵得了认可。

在协议敲定前的最后时间里,双方往来的交流越发频繁。双方都在试图利用将材料递交给对方审核期间的时间差,抓紧时间休息。因为第二天一早就要开始审核对方发回的回应。

9 月 1 日星期日,Ballmer 已经坐在飞往芬兰的飞机上了。在他于週一抵达芬兰之后,双方已就最终签署收购协议一切準备就绪。

SOURCE: allthingsd.com

上一篇: 下一篇: